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當代精英 >> 瀏覽文章
郭學哲:為了打鬼子,命都可不要
日期:2015年07月16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點擊瀏覽下一頁 
5月19日,郭學哲向記者展示過去的照片

  
  “小海娃是兒童團長,天天拿著紅纓槍,一邊放羊,一邊放哨,監視著前邊平川地裏的敵人。”還記得《雞毛信》裏麵的小海娃嗎,作為兒童團長,利用年齡優勢為八路軍送信,憑借自己的機智勇敢將鬼子引到包圍圈一舉殲滅。在濟寧,任城水產局離休老幹部郭學哲的抗日經曆恰巧和小海娃有異曲同工之妙。5月19日,記者來到郭學哲家,聽老人講述那段難忘的曆史。  
     郭學哲1930年出生於革命聖地——山西呂梁太行山區一個貧苦農民家庭。7歲時,正是“七七事變”抗日戰爭全麵爆發之際,郭學哲毅然參加了村兒童團,站崗放哨。“那時候我年紀小,隻有大點的孩子才給紅纓槍,我隻能拿著一個木棍。主要就是查進村人的路條。”郭學哲說,那時候他雖然並不懂太多國家大義,但對鬼子的恨卻在他心裏生了根。
  郭學哲自幼跟隨姥姥生活,姥姥去世後又跟著舅父生活。11歲時他跟著二舅來到抗日根據地泰安縣婁德鎮謀生。在婁德鎮宮治成酒店當夥計時,他接觸到了活動在當地的武工隊。因為郭學哲在酒店裏工作勤快、機靈,品德又好,武工隊情報站站長程隆開始把他作為通信員培養。1944年3月,在程隆的介紹下,郭學哲秘密地成了八路軍的地下交通情報員,負責樓德山西會館關帝廟和泗水縣窯山村土地廟兩處秘密情報的傳送工作。“送信都是單線領導,保密工作要做好。”郭學哲說。
  最初幾次送信郭學哲很緊張,但幾次之後他就掌握了其中的秘訣。為了方便送信,他跟程站長學日語。為了不讓鬼子搜身,每次送信前他都把自己弄得髒兮兮。抓住鬼子愛抽煙的特點,他也學會了抽煙,萬一遇到搜身,他就讓幾支煙套套近乎。在他擔任送信員期間,出現了幾次危險情況,不過都被他機智化解了。
  1944年12月初,黨組織讓郭學哲去窯山村送情報,經過樓德鎮南泉村時他遇上了日本憲兵隊。“小鬼,哪裏的幹活?”麵對鬼子的質問,郭學哲沒有慌張,而是笑嘻嘻地向敵人走去,趁著從腰裏掏煙的瞬間,把情報掖到了大腿內側。“太君,太白骨,太白骨(煙)!”幾句恭維話,讓日軍對郭學哲放鬆了警惕,“小孩的,開路!”聽到這句話,郭學哲趕緊溜了,順利地將情報送到地點。
  當時,十幾歲的郭學哲不僅能巧妙地化解送信時的危險,還能隨機應變地將武工隊員從危險中解救出來。1944年,包括武工隊隊長在內的4個人去宮治成酒店準備活捉保長趙四,其間趙四逃脫,還引來敵人將4人圍在酒店。情急之下,郭學哲急中生智,將4人打扮成酒店夥計,從後門脫身。
  類似的事情在第二年夏天又出現了。當時縣武工隊在樓德官李村開會,郭學哲負責放風,會議還沒結束,敵人不知從哪裏得到了消息,前來圍堵。郭學哲發現異樣後,立即報告武工隊撤退。當撤退到一處墓地時,郭學哲藏身於一個石碑下,卻被突如其來的手榴彈襲擊,右眼幾乎崩瞎。“你看,這裏有道疤。”郭學哲一邊講述,一邊指著右眼皮說,“當時有半年都睜不開眼。”
  郭學哲不僅通信工作做得好,他的信息也讓武工隊消滅了不少敵人。樓德鎮有一個地主做了敵人的翻譯官,被武工隊爭取過來後,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情報。一次,郭學哲在酒店聽到翻譯官套“黑狗子”的話,掌握了敵人的數量,郭學哲趕緊向程站長匯報。把信送到武工隊後,武工隊員們趁著天黑,隻用了兩個班就把敵人來了個一鍋端,“那次消滅8個黑狗子(偽警察所)真帶勁,可惜我不能在現場。”郭學哲回憶。
  雖然早已過去了六七十年,講起過去的事,郭學哲還是感覺曆曆在目:“那個時候,大家心裏啥都沒有,就一個想法,打鬼子。為了打鬼子,為了保國家,命都不重要。”郭學哲現在是四世同堂,沒事的時候他還就會整理整理以前的照片,回憶過往的歲月。“這些故事都應該讓孩子們知道,曆史不能被遺忘!”

此報道發表於,2015年6月16日山東大眾日報綜合版,搜索《大眾日報文字版》後就可查找。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在<中華郭氏網>上看到這篇報道後,就與發稿人聯係,很快得到回複。
世科宗長:向您問好 !咱們曾經交談過,我還得到過您的幫助。郭學哲是我的老父親,今年85周歲高齡了。家的祖籍是山西省孝義市北辛安村,現在住司馬村,老家都還有人。因工作需要,就我父親全家落戶山東。“七一”黨建94周年濟寧市委書記率團還看望了他,在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新華社、大眾報、濟寧的地方報等部門都采訪過他,那篇文章就是大眾日報報道的,老父親看到那篇報道後還風趣地說:“那時候不是不要命,而是為了要命才去打鬼子的"。祝您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孝義與汾陽接壤,北辛安村原屬汾陽,新中國成立初劃歸孝義,是一個郭氏家族占主的村莊,是汾陽郭氏的一個支派。
    該村郭氏人才濟濟,年齡大些的人,大都看過電影《撲不滅的火焰》;看過電影《撲不滅的火焰》的人,都知道蔣三,都為蔣三在抗日戰爭中的智慧與神勇所感動,特別是蔣三故鄉的汾陽人,在他的岀生地唐興莊建有蔣三陵園,至今對蔣三這位抗日英雄深切懷念,引以自豪。然而,對領導蔣三成為抗日英雄的首長,卻鮮為人知;對蔣三抗日的英雄事跡最初推向社會的人,就更不清楚。拜讀《北辛安村郭氏家譜》,才發現這位深藏不露的神秘人物,英雄背後的英雄。他是誰呢?他就是與我會首席榮譽會長、原山西省政協主席郭裕懷同村同宗的北辛安郭氏——郭書年。 郭書年1911年生,抗日戰爭時期任武工隊長時改名王洪,1946年調晉西北行署改名郭炳林。《撲不滅的火焰>原題原稿,就是戰後郭書年給延安《解放日報》寫的專題報道,作家馬烽就是據此改編為電影的。
    郭學哲是出現在同時代的又一位郭氏精英。他們是北辛安郭氏的光榮!是汾陽郭氏的光榮!是中華郭氏與中華民族的光榮!讓他們的精神,在中華大地永放光芒!  


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