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當代精英 >> 瀏覽文章
汾陽醫院與“民間大使”
日期:2016年02月02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王富珍

    被中印兩國政府領導人高度讚揚的“民間大使”郭慶蘭(1915-2012),是山西汾陽人,1936年畢業於山西省汾陽醫院高級職業護士學校第九班。1939年參加八路軍,1942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在河北解放區白求恩醫院工作期間,於1941年與印度援華醫生柯棣華結婚,一生曾五次訪問印度,多次被印度國家領導人和友人接見,為中印兩國人民友誼做出特別貢獻。為汾陽和汾陽醫院增添了光彩。

    一、汾陽醫院高級職業護士學校使郭慶蘭成為“白衣天使”,並圓上“協和夢”。

    1889年,伴隨著基督教從沿海向內地滲透,美國基督教差派文阿德來汾陽開展傳教活動,為贏得當地群眾的信任,配合開展了戒煙與醫療工作,很快群眾對宗教宣傳與西醫診療的接受度提高,其中醫療工作從小診所逐步發展為具有住院功能的醫院。在此基礎上,1916年,美國基督教華北公理會利用庚子賠款、地方政府出資讚助創辦了汾州教會醫院,即今日汾陽醫院的前身。1923年,醫院美籍護士長孔美玉創辦了護校,以西方先進的護理教育製度和護理服務理念,同時用足夠的助學金確保學員高質量完成學業,1937年汾陽醫院高級職業護士學校在南京政府衛生部注冊,成為當時全國僅有的三所高級護校之一,另外兩所為北京協和護校和成都華西護校。

    郭慶蘭是汾陽醫院護校培養出的眾多學子之一。當時的汾陽醫院與協和醫院屬於同一係統,都屬華北公理會創辦與管理,由於汾陽護校教育建製先進規範,教學水平較高,業界高度認可,加之郭慶蘭勤奮好學,學業突出,經多人舉薦,1937年參與到協和醫學院的行列,圓上了她的“協和夢”。

    二、銘義中學讀初中和汾陽醫院兩年實習護士工作,對郭慶蘭成為“白衣戰士”產生了積極影響,圓上了她的“參軍革命夢”。

    在護校學習的後兩年,主要是在醫院完成臨床護理實習任務。1935年,紅軍東渡黃河與國民黨軍隊打仗,許多受傷紅軍在汾陽醫院住院,在為傷員護理中,進一步認識了“共產黨”、“紅軍”,知道了什麽是正義的,什麽是非正義的,知道了紅軍是共產黨領導的為窮人翻身得解放的軍隊。這些活生生的事實與在銘義中學(今汾陽中學)讀書期間,“九.一八”事變,國難當頭,馮玉祥將軍的進步思想,特別是餘心清校長(解放後擔任過國務院典禮局長等職務)的軍訓課程、愛國思想教導,正義之感、愛國之情逐步萌發,孕育了強烈的奉獻與抱負之情,成為日後投身革命的決定性影響。1937年“七.七事變”後,抗戰全麵爆發,前線醫藥嚴重短缺,作為自願幫助中國抗戰的凱瑟琳.霍爾新西蘭友人,應聶榮臻請求,凱瑟琳以傳教士身份,多次往返前線與北平之間,積極展開為解放區籌集戰地藥品、物資及物色進步青年和醫療專業人才的工作,在凱瑟琳的策劃與聯絡下,郭慶蘭毅然決然放棄協和醫學院舒適的工作和優厚的待遇,於1939年仲夏,來到河北解放區,豪情滿懷地踏上了從軍的革命道路。

    三、汾陽醫院護校領先、紮實、開放的專業學習,使郭慶蘭與國際主義戰士印度援華醫療隊柯棣華醫生成為同行並喜結連理,印度總理甘地夫人稱她為“印度媳婦”。

    郭慶蘭在她的回憶中說:汾陽醫院對她的熏陶、教育是巨大的。這所教會辦的醫院和護校,護理門類齊全,理論和操作都很紮實,特別是醫學基礎英語的學習,使她受益終身。護理教育分內科、外科、兒科、婦產科,專業課由周以德、孔美玉等美籍老師親自用英語給她係統講授,這在當時是領先於全國的。1939年,郭慶蘭來到解放區參加了八路軍,組織安排她在河北牛眼溝參與白求恩衛生學校籌建工作,後擔任護理教員。由於汾陽醫院開放的西方文化,使她的性格更開朗,思想也比較解放,又是專業人才,郭慶蘭又有較好的英語基礎,深受白求恩等外籍醫生的歡迎,極大地方便了與外籍醫生的交流,同時也受到他們難得的業務指導和精神鼓舞。

    1939年11月白求恩同誌因病逝世後,聶榮臻元帥推薦,朱德總司令批準同意,1940年6月21日,由柯棣華接任白求恩衛生學校附屬國際和平醫院院長,郭慶蘭從此與柯棣華戰鬥在一起。

    柯棣華,1910年出生於印度一個中產家庭,在英國殖民主義統治下學習、成長,從小反對英國殖民統治,1931起開始學醫,成為一名外科醫生。1938年9月,為響應印度國大黨尼赫魯領袖援華抗日、堅決反對法西斯侵略行徑的號召,放棄繼續深造和安穩的工作環境,來到中國抗戰前線,以精湛的技術為中國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奉獻青春和生命。在陝北延安和河北唐縣等地,和中國人民一起,在十分艱苦的環境下,曾經為周恩來醫過臂傷,是共同的民族自尊心和愛國主義精神,共同追求平等與自由的願望,共同的奉獻與犧牲精神,相同的醫學專業和較為方便的語言交流,使他們不僅成為革命同誌,而且成為跨國情緣的根本基礎。在解放區,柯棣華中文不夠地道,郭慶蘭手把手的教,柯棣華做手術,郭慶蘭就當助手,並幫助消毒滅菌。郭慶蘭編寫的《戰時實用護理學》、《內科護理》、《戰時急救包紮發》,柯棣華給予認真指導、修改,他們大多是用英語聊天,他給她講南丁格爾的故事,教她專業英語,講他在印度反對英國殖民統治的故事等,兩位有思想、有追求、有正義、有抱負的熱血青年的相互仰慕、關心、幫助、牽掛,受到中央領導的高度重視,特批他們明確建立戀愛關係,並與1941年11月批準結婚,1942年八月喜得一子。

    四、跨國情緣使郭慶蘭成為中印友誼的“民間大使”。

    在那個環境艱苦、戰火紛飛的年代,柯棣華接上白求恩的接力棒,踏著眾多國際主義戰士的足跡,在抗戰前線,除了開展外科手術,挖窯洞、建學校、擴醫院、當老師、搞培訓,甚至扛槍打遊擊,終因積勞成疾,於1942年12月不幸英年早逝,年僅32歲。

    這段跨國情緣從相遇到相識到相愛結婚生子隻有三年時間,但是,柯棣華的離開使郭慶蘭在悲痛、思念中,更加崇拜自己的愛人,她感到他的精神太偉大了,而敬仰與崇拜更加劇了她的思念與悲痛。 

    柯棣華去世後,1942年12月30日,毛澤東同誌為柯棣華寫的挽詞中說“柯棣華大夫的國際主義精神,是永遠不能忘記的。”《解放日報》發表了朱德總司令“紀念柯棣華大夫”的文章,周恩來、聶榮臻、宋慶齡等許多老一輩革命領導都題詞表示悼念,延安、唐縣群眾召開隆重追悼大會,解放區各大媒體報道了柯棣華偉大的國際主義精神。

    柯棣華去世後,中央直接安排郭慶蘭及其兒子印華的生活與安全,撫養、保護、教育烈士的後代成為上級交給她的重要任務,解放前後,先後在延安、張家口、北京、大連從事醫療教育與民間外事工作。然而,一個命運悲慘不幸的人,噩耗再次傳來,1967年他與柯棣華唯一的兒子印華,一個立誌要向爸爸一樣成為國際主義戰士的年輕生命因病離開人間,自此,悲痛欲絕的郭慶蘭強烈地意識到,她一定要為中印友誼有所作為,她繼承丈夫和兒子的遺誌,積極參加社會活動,開展“民間大使”工作,先後被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次接見。她說:凡是有利於革命事業和建設事業的事我都要去做。在組織安排下,它曾於1958年,1985年,1992年,1999年,2004年五次訪問印度,宣傳柯棣華精神,宣傳兩國人民相互尊重、相互支持、互相友愛的精神,宣傳中國文化、風土人情和中國政府領導的外交政策,多次被印度國家領導人和來訪代表接見,為增進中印友誼做出重要貢獻。2003年,印度總理納拉亞南訪華時,兩國政府領導人高度讚揚了“民間大使”郭慶蘭精神。

    汾陽醫院無疑是她革命事業和醫學生涯的出發點和啟航站。她從這裏開始,成為一名光榮的白衣戰士,成就了她波瀾壯闊的一生。郭慶蘭終身不忘汾陽醫院對她的哺育與栽培。五十年代在大連兒童醫院工作期間,與當時的汾陽醫院院長王清貴常年書信往來。1974年石家莊柯棣華紀念館奠基、全印柯棣華大夫紀念委員會成立時,在山西省外事辦有關領導的陪同下,回汾陽醫院舊地重遊,與我院醫務人員座談聯誼,並捐贈她在1936年4月23日護校畢業時的全班集體照。這些激動人心的場景,全院同誌記憶猶新。我院的同誌們也赴大連看望過郭慶蘭。汾陽醫院因郭慶蘭而驕傲!

    今年,習近平總書記訪問印度,照例親切會見柯棣華親屬。讚揚柯棣華國際主義精神,感覺其中也在讚揚郭慶蘭精神。當前,在全黨、全國學習、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時代要求下,使更加感覺柯棣華、郭慶蘭的偉大。最近省委書記王儒林在呂梁調研時倡導學習一代廉吏於成龍。作為醫務人員,清廉為民、以德行醫,以心愛院,以情係民,於成龍、孫思邈、希波克拉底、南丁格爾、白求恩、柯棣華,以及郭慶蘭為代表的我院老一輩醫務人員的精神品質是終身榜樣、必修之課。

    曆史是最好的教材,英雄是最好的老師。在我院新建院史展覽館中特辟“柯棣華夫人郭慶蘭與汾陽醫院”專欄,以此弘揚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踐行尊重曆史、捍衛正義、傳承優良醫院文化、傳遞正能量的責任與使命,培育全院職工為事業奉獻、為患者服務的敬業、人文、科學的職業精神。

                                            ——轉自《民俗文化》

 


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