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汾陽郡望 >> 瀏覽文章
介紹 《 郭氏與汾陽》
日期:2018年07月08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2012年6月回老家探親,外甥董振範(供職於市教育局)送我一本書《郭氏與汾陽》,裝幀精美,圖文並茂,讓我喜形於色,愛不釋手。回石家莊後不時翻看,還給單位郭姓同事展看,也許他(她)是大槐樹下走出的汾陽郭氏後代。
      在“汾州鄉情”編輯部微信群成立之際,忽想起何不將《郭氏與汾陽》用微信相冊的形式分享給群友和鄉親,於是挑選了三十多幅圖文翻拍,借用《美篇》平台製作此相冊,希望大家喜歡,提意見。

點擊瀏覽下一頁
      《郭氏與汾陽》一書,由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編著,2011年汾陽市實驗印刷廠印刷,內部出版。

點擊瀏覽下一頁
      西周初年,,周武王分封了72個諸候國,虢叔、虢仲分別分封在位於長安的東西方,史稱東虢、西虢……
      圖內標誌虢國位置很明確,需要說明的是西虢寶雞,這個寶雞非今日寶雞市。寶雞市位於寶雞(此地名過去叫虢鎮,火車站名虢鎮站)以西不足10公裏,是上世紀50年代建成寶成鐵路(寶雞一成都)後才興起。因我曾在甘肅慶陽、平涼工作15年,回家、出差常過此地,中轉住宿。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上頁和本頁圖內小圖,都是從虢國墓地出土的文物
      下圖文字:虢國夫人遊春圖

點擊瀏覽下一頁
      我雖不姓郭,但為何對此書感興趣?除了是一個汾陽人外,書中“假虞滅虢”的故事和我有太多緣分。“汾州虞、虢二城,相傳晉滅虞虢遷其人於此,築城以居之。”,我就出生在虞城村,虢城之小虢城在我村西約8華裏,小時候去小虢城看過戲,大虢城隔河(虢義河)與小虢城相望,屬孝義市管轄。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上圖右下文字:小虢城古城牆
      假虞滅虢之後,晉獻公將虢國之民與虞國之民遷在晉國邊沿汾河天險介休雀鼠穀之北的汾陽虢城、虞城。虢城、虞城由此而名並延續至今。封候封姓由姬而虢的虢氏後裔,為避禍而在遷居之地改虢姓為郭姓,郭姓由此而生,汾陽便成為郭氏得姓之地。
      虢城村牌樓,不知是小虢城還是大虢城的?應該是小虢城吧。

點擊瀏覽下一頁
      虢城,是汾陽最早縣邑之地,這就是春秋時期瓜衍縣,瓜衍之“瓜”蓋為“虢”,與虢虞河同時同因形成。
      右下圖:茲(姬)氏古城鞏村老宅。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上圖左下文字:古茲(姬)氏城烽火台遺跡。
      下圖右下文字:古茲(姬)氏城現存城牆遺扯南段(俗稱城牆梁),右上角,茲氏幣。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圖右下文字:虞城村牌樓
      下左圖文字:傳說中李淵妻妾住過的三宮六院
      虞城,已有2600多年的曆史。六十五歲以上的虞城人及鄰村的人才記得虞城有東、西虞城之分,口頭上叫東頭、西頭,是以北起“廣福寺”對著南邊一座叫“空心樓”(應該稱“魁星樓”)的軸線而分。記憶中,東虞城有東門、南門兩座,西虞城有西門、南門、北門共三座。東門、西門是一層,進深較短,位置約是村南北向靠南三分之一的位置;南北三座門都是二層,下層進深長且高,供行人行車(是舊時拉莊稼等農事用的鐵箍的軲轆車),拱券的上方嵌有石刻“古虞”二字,第二層是樓房,有泥塑神像。西虞城的南、北門在南北一條線上。這幾座門和魁星樓在農業合作化,公社化時拆毀,隻保留廣福寺和金代建築“五嶽廟”,當然寺廟內的神像也都拆毀。我至今不明白,為什麽東虞城沒有北門?是一個不對稱的建築格局?
      圖文中“相鄰的普會村還建過全國唯一的高祖廟(唐高祖李淵)”,高祖廟俗稱“高祖神”,位於普會村村西南約二裏、虞城村東南也約二裏的虢義河北岸,童年時去司馬村趕會路過常進去喝水,也常進去玩耍,村人在附近地塊勞動也進去憩息。那時還有還俗的“姑子、和尚”,有又高又厚的廟牆,正北一排殿內(記得是窯洞結構)有精美的泥塑神像,有壁畫。(印象中的神像、壁畫栩栩如生,比現今一些廟宇恢複的塑像不知強多少倍)。這一最古老的唯一的紀念唐高祖的建築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拆毀。對於高祖廟,郭炳淦先生在其“新浪博客”中有過詳述。
      左下圖,傳說中李淵妻妾住過的三宮六院八角樓。村裏人至今仍稱這坐古院為“八角樓”。現今荒蕪的這坐建築,原是孫氏的一家弟兄所住,圖中正麵為西窯三間(改造過),右為北窯三間,南麵為陰麵三間,東麵也有三間,大門在東南角。這個院子由於年代的久遠,實為一個半坑的院落:大門比街麵就低1.5一2米,院子又比門口低約一米,窯洞的地麵又比院子低三個大台階,約半米。足見這座建築古老,幾百年乃至1400年(如果真如傳說中李淵起兵公元617年而建)虢(衍)河洪水泛濫,泥沙淤積的進程,這應是水利史上的的一個有力見證。
      我為什麽對這座院子有如此深刻記憶?說來是一段“巧合”吧。1959一1960年,全國大躍進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吃食堂,我家所住“新窯院”是村裏比較大的院子,大隊看中了,把全院五戶分別“安置”到別的院子。前院辦了食堂和衛生室,裏院成了大隊辦公室,我和父母就被“安置”在這座“八角樓”院裏,陰麵的二間實為半地下室的窯裏,這個窯洞有多年不曾住過人,又黑又暗,終年不見陽光,冬天還不覺什麽,夏天是又濕又潮一股發黴的味道。食堂雖然到1960年夏就辦不下去了,停了,可大隊一直不騰的院子,直到1961年秋才得以搬回。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下圖:村牌樓的北麵觀。左上圖為立在虞城村中心的碑刻建築。右上圖為郭世科先生撰文的碑文。

點擊瀏覽下一頁
      郭世科先生撰文的碑文:周置唐興今輝煌一虞城簡介
      公元前六五五年,晉獻公假虞滅虢,將虞國和虢國之民趕遷於此,虞國之民組建了虞城,虢國之民組建了虢城,並由此誕生了包括汾陽、孝義在內的虢(瓜)衍縣邑,虞城、虢城與虢衍縣邑同時出現在古汾州大地。虞城村內虞國流亡諸侯的“三宮六院八角樓”古建猶存,直至文革前還保留有石刻“古虞”二字的虞城南門。
      隋朝末年,即公元六一七年,太原留守李淵“晉陽起兵,首拔西河”,虞城、普會為李淵駐地。唐朝建國後,為感激李淵的恩惠,虞城、普會間還建一座全國唯一的高祖廟,此廟毀於“大躍進”時期。虞城村還有山西省重點保護單位五嶽廟及三皇廟、查房廟、廣福寺等古建。
      悠久的曆史,厚重的文化是虞城村獨特的、寶貴的曆史文化遺產,是極有修複價值的旅遊品牌,是虞城村永久的資源與財富。(以下是虞城村基本情況,略)
      二00八年十月八日立
      另告讀者:虞城村已於2016年列為全國古村落文化保護村。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圖內文字:孝臣村名獨特,實起於本村郭氏先祖唐中興名將汾陽王郭子儀長子郭曜公。據專家考證,自宋代《汾州圖經》至明萬曆前,汾陽七修方誌,均已散佚,關於孝臣村最早的記載,見於明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汾州府誌》卷三“建置類”下,“堡寨:汾陽縣,孝臣堡”。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下圖文字:孝臣村堡牆遺址
      孝臣村,汾陽人叫“巷兒村”,也是與我有緣的村莊,我一個姑姑就嫁孝臣村郭家。知道正式名稱叫孝臣村,是上初中時,有西陽城的同學告訴的。童年時常隨父母去姑姑家,隻是覺得街道比虞城多,一個巷巷又一個巷巷。我的親戚有好幾個和孝臣人結親,有舅舅家的二女兒(乾河村人)嫁孝臣,一個外甥也是和郭姓女結婚落戶孝臣,還有一個侄女,一個外甥女也嫁孝臣,其原因一是孝臣村一直是陽城鄉的先進村,生活比較富裕。二是村風民風正,我以為與郭氏文化有密切關係,於是親戚介紹親戚。虞城人與孝臣人結親不隻我一家。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圖內文字:左側,郭解愁碑。
      右,唐朝郭解愁的碑文曰:“隗為燕相,禽作漢侯,封爵西河,乃居汾隰。”翻遍漢史並無叫郭禽的人,莫非郭禽就是郭亭嗎?山西省社科院教授李吉說:“禽與亭兩字篆寫相似,發音相近禽應是亭的誤記。”汾陽時稱隰城,郭亭封 河陵侯後,定居汾陽。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圖左上角文字:金代建築太符觀
      圖內文字:“林宗振漢,子儀嗚唐”。史稱“東國人倫”的郭林宗,名郭泰,號有道,史書有載為郭子儀前10世祖。林宗為東漢大文豪,出生介休,隱居汾陽,“閉門教授,生徒數千。”汾陽東關現網架,即其原址,曾稱林宗祠、天寧寺。
      郭泰的後代唐丞相郭元震也是“代國公”。唐代名相牛僧儒曰:“郭元震帳然返鄉,自晉之汾”。從許多史料來看,漢代早期所謂“代國”就是專指唐代的汾州地區,雖然後來擴大到太原,但仍包括汾州在內。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圖內文字:華縣汾陽王雕像。
      右圖內文字:華縣汾陽王宗堂。上書“敕建唐汾陽王祠”。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上圖牌樓上文字:勒建唐汾陽王祠,右豎排文字:陝西省華縣汾陽王郭子儀牌樓
      下左圖碑上文字:唐汾陽王故裏
      下右圖文字:陝西禮泉縣汾陽王郭子儀墓

點擊瀏覽下一頁
      牌樓上文字:郭太尉莊
      圖右下角文字:現汾陽堡城寺村   左下圖:“郭太尉莊”村落名稱出現在一口金代大鍾銘文裏
      石碑上:堡城寺和諧新村建設暨新村落成碑記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上左圖文字:愛子村郭氏宗親收藏的子儀公像
      上右圖文字:汾陽王六子曖公像
      右下圖文字:愛子村郭氏宗譜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下圖文字:郭家莊烽火台

點擊瀏覽下一頁
      上圖文字:郭氏家廟香火相傳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圖內文字:郭閣老隱居汾陽郭峪村(現為穀雨嫣村,嫣應為土字旁,但電腦內無此字),教子郭在徽習文練武。後來郭在徽把汾陽槍法傳授給了楊袞(楊繼業之父),楊袞把北霸六合槍法教給了郭在徽。郭在徽之子郭暉在南唐封為上柱國大平廣國公,後戰死沙場。其子郭守文身經百戰,為大宋的統一大業立下汗馬功勞。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圖文字:汾陽王子儀公像(汾陽民間收藏)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上圖文字:大相村汾陽王廟平麵圖
      右上圖文字:汾陽城南關汾陽王廟平麵圖
      右下圖下角文字:汾陽王廟柱石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編後話:1.考慮到翻排照片圖幅縮小,傳到各位群友手機上的文字就小多了,尤其是“彩底白字”。所以把這些字在文字說明中重抄錄,字體大的“白底黑字”估計用放大鏡可看,未再抄錄。如有需求,請告訴我,另抄錄告知或再次修改補充相冊。2.文中提及“郭炳淦先生對高祖廟在新浪博客中有詳述”,今天瀏覽前些天的微信,他已於8.11日中午在群內發表,請大家細讀。3.文中我的表述如有與史實不符之處,請郭士科先生、李應傑、王希良、爾學禮、張立新諸位指正,你們是編撰汾陽史誌的專家。

      孫吉定 於2017年8月14月16時

 

 

 

 

 

 

 

 

 

 

 

 

 

 

 

 

 

 

 

 

 

 

 

 

 

 

 

 

 

 

 

 


編輯:admin
上一篇:中央台來汾采訪 錄製《山西汾陽篇》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