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郭氏宗譜 >> 瀏覽文章
澤州發現《郭氏家譜》家譜中有台商郭台銘父親名字
日期:2019年02月22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山西新聞網-山西晚報摘要: 一部成冊於清鹹豐年間的完整家譜,在澤州縣南嶺鄉葛萬村重見天日。《郭氏家譜》造譜時間為155年前,澤州籍台商郭台銘父親郭愛物的名字收錄其中。

    澤州葛萬村發現155年前《郭氏家譜》

    一部成冊於清鹹豐年間的完整家譜,在澤州縣南嶺鄉葛萬村重見天日。《郭氏家譜》造譜時間為155年前,澤州籍台商郭台銘父親郭愛物的名字收錄其中。

 A、家譜保存在特製的櫃子裏

    “《郭氏家譜》在村裏就不是秘密。”12月1日上午,在澤州縣南嶺鄉葛萬村,村黨支部書記郭揪柱對記者說,“這部家譜就放在村委會樓上,村裏人都知道,隻是不為外人知曉。”

    地處澤州縣西南部山區的南嶺鄉,距晉城市區36公裏。所轄葛萬村為台商郭台銘故鄉。

    68歲的郭揪柱退休後本來在晉城市區居住,今年5月份,他回到老家葛萬村擔任了村黨支部書記。葛萬村曆史悠久,至今村內還保存著湯帝廟、三官廟、棋盤院等古建築。“近年來,人們越來越注重文化,尤其是對古文化的傳播。”他回到村裏,又想起了《郭氏家譜》。

    《郭氏家譜》裝在一個特製的立式木質櫃子裏。櫃子與台座是連體的,櫃門順著櫃子兩端的凹槽由上而下插入其中後密閉。

    可能是年代已久,櫃門上的油漆幾乎失去了光澤,而上麵雕刻的“郭氏家譜”4個楷書大字非常清晰。

    帶著白手套的郭揪柱打開櫃門後,記者看到裏麵還有第二道門。雖說第二道門也是木質的,但門上雕刻著形似龍、荷花等動物和植物圖案,兩邊配有一副對聯,均為描金。對聯的門額為“本支百世”,門聯為“綿瓜瓞於萬年,衍雲礽於千古”,中間豎寫著“先代祖考在位”。不難看出,造寫家譜者意寄望於後代平安,繁衍昌盛。

    將二道門抽離櫃體,掀開包裹著的宣紙,藏青色封麵的家譜進入眼簾。

    家譜紙質為棉紙,長39厘米、寬17厘米。如此大開本的家譜,不能不令人稱奇。

    B、家譜修於155年前

    《郭氏家譜》造譜時間為清鹹豐十年(1860年)十月初一,為郭氏第十四世郭廷申重修。

《郭氏家譜》共分4冊,均為線裝。由於曆經155年,存放在櫃中最上麵的一冊,可能由於浸水、蟲蛀等原因,封麵及內頁已出現破損和粘連。其餘3部家譜保存完整。

“造譜邑癢生郭氏郭廷申,助理郭善政、郭善聚。大清鹹豐十年十月初一日。”翻開“郭家二門家譜”扉頁,清秀的小楷字體映入眼簾。

“葛萬村500多口人,90%以上都姓郭。”郭揪柱說,“原來在村裏一直有種說法,是郭子儀的後代,是明朝時期從洪洞大槐樹遷徙到此的。”

據郭揪柱講,葛萬郭氏始祖為郭德廣。早在明朝時期,郭家包括郭德廣在內的四兄弟由洪洞大槐樹向各地遷徙。四兄弟到澤州後,隻有老二郭德廣留在葛萬,其他三兄弟遠走他鄉。

“老人們傳下來說,郭德廣患有殘疾。”郭揪柱說,當時郭德廣首先落腳在一個叫“小南莊”的村子,後來才到葛萬定居。“‘小南莊’屬於現在的犁川鎮,距葛萬不遠,現在已沒有人居住了。”

郭德廣定居葛萬後,生有二子:郭縣、郭州。從現存家譜來看,郭州又生六子:郭文深、郭文進、郭文冬、郭文朗以及郭文章、郭文春。但卻不知為何,現存的《郭氏家譜》僅存四冊,分別命名為“長門”“二門”“三門”“四門”,沒有郭文章、郭文春的家譜。

一族分為四門,《郭氏家譜》為每門各立一譜。郭氏四門之中,二門郭文進人丁最為興旺,以讀書者居多,在當地威望頗高。郭揪柱便出自“二門”。

  C、出現郭台銘父親郭愛物名字

郭揪柱說,台商郭台銘先生一家也出自二門。

順著郭揪柱的引導,在二門家譜中,記者發現了郭台銘的父親郭愛物先生的名字。順此線索,郭台銘祖上一世到十九世的姓名清晰可見:郭德廣—郭州—郭文進—郭朝陽—郭登貴—郭秋堯—郭自立—郭光池—郭承果—郭宗芳—郭世璠—郭洪太—郭兆鱗—郭廷美—郭良臣—郭福祥—郭懷森—郭貞芳—郭愛物。

“也就是說,郭台銘是郭氏家族第二十代。”郭揪柱笑著說,“葛萬郭氏起名都有一定的規律可循。按照輩分兒排,我的輩分兒要比台銘先生高!隻不過小時候老人沒按輩分兒起名字。”

郭愛物生於1922年,生前曾經回鄉探親,捐資助學幫助家鄉發展教育。2002年時,他因病去世。如今,村裏為他塑像,以示紀念。

  D、葛萬郭氏始祖為“汾陽王”?

提起《郭氏家譜》,就不能不提一個人。“正是由於他的努力,才將家譜延續至今。”郭揪柱所提的人叫郭愛民,為葛萬村人。上世紀90年代,從晉城市某單位退休後,郭愛民回到村裏一直從事《郭氏家譜》的延續保護工作。2013年,年近八旬的郭愛民帶著未了的心願離開了人世。

“《郭氏家譜》問世以來,曾經遭受過兩次大災難。第一次在清光緒三年(1877年),當時人口已發展到鼎盛時期,突然降臨了一場特大奇荒,原有1300多口人的村莊裏,死離逃散者達1100餘人,災後僅剩270餘口了。”從郭愛民遺留下的相關資料可以窺探到,《郭氏家譜》背後的傳奇經曆,“第二次是從清末民初起,因戰亂連連、人心惶惶,使《郭氏家譜》斷續近百年。”

《郭氏家譜》斷續後,又經曆了抗日戰爭以及“文革”動蕩,裝放在櫃內的家譜東轉西藏,最後被藏到村裏的嶺口機磨坊的角落下。1994年清明,郭愛民等人將藏著的家譜從機磨坊搬回,重新開始續寫家譜。

“問我祖先據何處?汾陽愛子有古塚。葛萬郭氏何處來?山西洪洞大槐樹。”1997年,郭愛民在《葛萬村郭族世係圖簡介》中寫道:“我先祖唐朝儒將郭子儀(697年—781年)曾力挽狂瀾,平息安史之亂,其功彪炳史冊。公元762年2月,被肅宗皇帝封為汾陽郡王。汾陽乃子儀公的建功立業和封王之地,也乃公後裔繁衍生息的沃土。”

從郭愛民留下的文字可以得知,明洪武年間(1368年—1399年),郭德廣四兄弟由洪洞大槐樹遷移至晉城西南的葛萬村,迄今已有600多年曆史。

那麽,按照郭愛民所言,葛萬郭氏之始祖為唐代汾陽王郭子儀,是否有確切的證據?查閱《郭氏家譜》,後三門家譜的扉頁沒有查到相關文字,由於“郭氏長門家譜”的扉頁紙張出現粘連,無法查尋到能印證此說法的直接文字。

郭揪柱說,郭愛民身前留下的文字顯示,《郭氏家譜》的《家譜序》中曾有段文字記載:“粵稽我祖汾陽王,忠於輔國,嚴以治家,聞望所著,稱極盛焉。”“嗣後,餘始遷之祖,卜居於鳳邑西南五十裏之葛萬村,斬棘辟荊,忠厚開基,迄今曆十四世,延蔓三百餘家。”

1985年建市的晉城,古稱澤州,當時所轄晉城等5個縣。其中的晉城縣古稱“鳳台”,為澤州府治所所在地。晉城市建市時,晉城縣分為城區和郊區,郊區後改為澤州縣。《家譜續》中提到的“鳳邑”,也就是澤州府治所鳳台縣城。

“古人續寫家譜,是非常嚴肅的事情,應當不會夾雜趨炎附勢的心態。從《郭氏家譜》本身來看,裝放家譜的櫃體非常考究,說明郭氏家族在當地是很有身份的。”12月2日,晉城市文化學者李俊傑談起《郭氏家譜》時認為,由於年代已久,盡管現在找不到確切的第一手文字記載,葛萬郭氏尊汾陽王郭子儀為始祖,也是真實可信的,因為村民們的口口相傳並非無中生有,空穴來風。

記者:李吉毅


編輯:admin
上一篇:家譜常見的官職機構與恩榮頭銜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