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曆代英賢 >> 瀏覽文章
介休人武安拜賢紀事
日期:2018年11月05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郭資故裏覓郭資
——河北武安市西馬莊村拜賢散記

孟滿喜


    2018年8月,戰友郭海江發出武安市政協、武安神鉦書院共同舉辦的“武安市十大曆史人物評選”微信投票活動,其中有他老家西馬莊村祖先郭資。
 
    經過激烈競爭,最終郭資高居榜首,獲得第一。
 
    投票過程中,筆者出於好奇,搜索郭資信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此人了不得,不僅是武安曆史名人,就在整個大明一朝,也屬偉功重臣。尤其是他在73年生涯中,曆仕明朝五代,與我介休出將入相50年,曆宋朝五代的“三賢”之一文彥博何其相似!
 點擊瀏覽下一頁

郭資畫像


    於是,我萌生欲念:如此珍貴信息,何不前往實地搜集素材,給他村撰文宣傳一下?電告後,海江戰友非常高興,約定於10月22日到邯鄲,23日前往武安市西馬莊村實地考察。
 
    23日上午9時多,我倆到達西馬莊村,在支書郭邵川、村委委員郭占祥和郭氏後人、原武安市法院民庭庭長郭魁祥、原武安市土地局退休幹部郭彥洲、原武安市工商局退休幹部郭彥良、太師祠堂負責人郭忠科等人陪同下,拜謁了本村太師祠堂、太師墓,考察了郭太廣場及七星橋、太師井遺址。下午進行座談後,村裏贈我《明太子太師郭資傳略》一書。一天下來,收獲滿滿,深感不虛此行。

點擊瀏覽下一頁


太師祠正廳匾額

 

郭資其人偉業千古

 


    23日早9時許,我和海江到達西馬莊村中太師祠時,郭邵川、郭魁祥、郭彥良、郭忠科等人已在迎侯,簡單寒喧後便進入細看。
 
    祠堂坐北朝南,正廳前兩座舊碑樓,左側上款與碑文剝落難辯,落款為“大清乾隆二十年歲次丁酉貳月”,右側舊碑更無法辯認。問是否還有舊碑,他們稱過去有十餘塊,但已全毀了,不免徒生遺憾。院落左側牆根,並排著幾塊2004年3月和2010年3月二次修複記事碑和功德碑。正廳廊下,有郭資故裏展板、太師祠堂展板、大師瑩地展板等展板。
 


點擊瀏覽下一頁

太師祠院內古碑


    進入正廳,正中神龕內太師畫像端莊慈祥,色彩光鮮,供桌上擺置供果與供香,神像左為祠堂前言,左右山牆為郭氏宗譜。前麵兩側展板上是明仁宗和明宣宗給郭資的聖旨原文,祖宗郭資生平簡曆,還有一塊郭資年譜。兩側安放著仿製明代鑾駕儀仗,象征與訴說著當年郭資的地位與榮耀。整座大廳莊嚴肅穆,令人肅然起敬。
 點擊瀏覽下一頁

    明仁宗、宣宗聖旨原文和半朝鑾駕仿製品


    這座祠堂為什麽叫太師祠?一個朝官祠內竟然擺放皇帝鑾駕儀仗!這些,還得從頭說起:
 
    郭資祖父郭太,原山西洪洞縣老鴰村人,被元朝貴族強征徭夫遷居武安西馬莊村。

    郭資,字存信,號靜岩。生於元至正二十二年(1362),25歲中進士,後任翰林院戶科庶吉士、戶部主事,父亡丁憂滿,任本部湖廣司主事、改陝西司主事,因政績突出晉都察院左僉都禦史,授北平布政司左參議,忠直除弊,深得太祖朱元璋嘉賞,累升左參政、左布政使,時年35歲。
 
    公元1398年,“靖難之役”中,郭資力佐朱棣,留守北平,撫兵按民,籌運軍資,所需無誤,為朱棣爭位立下勳功。朱棣稱帝後,被封為戶部尚書,行部尚書兼北平布政史,是北平建都後首任行政長官,可見朱棣對其多麽信任和重用。他身兼三職,為北平疏導交通,擴建城廓,修造皇宮,謳心瀝血二十餘年,不僅為明清定都北京,建立垂史之業,更為鞏固永樂皇權立下首功,被朱棣視為心腹,“常以漢蕭何擬之”讚譽,為“永樂盛世”和“仁宣盛世”奠定了基礎。
 
    郭資建北京城之事,《明史·郭資傳》僅載“時營城郭宮殿”數字,但郭資20世孫郭魁旺稱,他1961年在北京箭樓東牆上,還看到碑記有“總監工郭資”載記。
 
    公元1424年,明仁宗即位,加封郭資為尚書兼太子賓客,後念其年老,晉為太子太師,致仕還鄉。
 
    公元1426年,明宣宗即位,郭資再受重用,複職戶部尚書,特免每日上朝,賜鈔二萬貫。郭資感恩,無論寒暑,坐署理政,宣宗稱他“譬諸歲寒鬆柏,愈老愈勁”。
 
    明宣德八年(1434)十二月,郭資因病去世,享年73歲。他多年執掌戶部財權,廉潔奉公,兩袖清風,逝後家無餘資,西馬莊老家更是頹垣樸舍,與村民無異。皇帝深為悼惜,專為他罷朝一日,並派禮部尚書胡熒賜祭,工部製棺木、營喪葬,遣大學士楊榮撰文立碑。贈湯陰伯,諡忠襄,封其子祐為戶部主事。榮封三代。

    郭資歿後,西馬莊後裔供為郭姓始祖,編纂家譜立郭資為第一世。在村中心建太師祠,內有皇上欽賜鑾駕、禦製“太師祠”匾額,與宮廷齊名,過往官員,文官下轎,武官下馬。明正德十一年(1516),都禦史李克嗣命,在武安城內為郭資建太師祠,存留334年後的1951年,武安組建生產資料,祠堂被占無存。
 
    聽罷郭資生平偉業介紹,在院西南角見幾尊石馬石羊,拍照間,郭魁祥說是郭資墓地神道舊物,為防盜失而存於此。
 點擊瀏覽下一頁

太師祠內保存的塋地神道石獸


    於是,前往墓地謁拜。
 
    太師塋地在該村西北臥龍崗,按八卦稱為乾山,據說此處官脈旺盛,蔭澤後人。墓丘坐北朝南,百丈之外,東西大道如金玉官帶盤繞於前。神道奇特,非南北走向,而為東西走向。道神安在墓東,墓穴為龍頭,向東南偏,神道在東謂之“龍須神道”。神道旁排列石獸及石製官將,但有人盜走石獸和石製官將,現僅留二三個石獸,二個石官僅有舊身,頭為被盜後補,一個站立,一個破為三截倒地,令人心痛不己!
 點擊瀏覽下一頁

太師塋地神道石人


    神道碑立於明宣德九年(1435),碑高一丈,寬三尺二寸,大學士楊榮撰墓誌銘。作者與郭資“交好三十餘年”,故敘事有據,評價甚高:“惟公廉介勤慎剛果有為,自始仕至老,視國事如家事……誠國家忠謹直亮輔弼之臣也”。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起郭忠科、郭魁祥、作者、郭海江在郭資墓碑前合影

 

    遺蹤猶存傳說感人

 


    大凡名人,總有一些故事留傳後人。為使名人更加乎合後昆精神需求,口口相傳中,還會演繹出一些神話傳說,使之成為超乎凡人的理想形象。
 
    先說郭資解夢的傳說。
 
    郭資中進士後,因才幹出眾,政績顯著,深受明太祖朱元璋器重,一直晉升為北平布政使。當時燕王朱棣(後為明成祖)坐鎮北平,與郭資交往甚密。一日,朱棣夜夢頭戴白巾,醒後深感白巾乃不詳之物,心中不樂,便叫郭資解夢。郭資聽罷,請燕王摒退左右,撲通一下跪地叩頭,燕王莫名其妙,問其何意?郭資奏稱:此夢大吉。殿下身為藩王,占一個王字;白巾者,占一個白字;白巾戴於頭上,白字居上,王字居下,豈非“皇”字,此乃殿下九五之兆!朱棣一聽,轉憂為樂,囑此話天知地知,我知你知,切勿外傳。
 
    至於後來郭資在“靖難之役”中,鼎力輔佐朱棣登基,成為朱棣心腹,是否預知此夢先兆,就不得而知了。
 

點擊瀏覽下一頁郭太師畫像


    正因如此,才有後來“半朝鑾駕”之事。
 
    據說郭資營建北京城廓和皇家宮殿完工後,因十八年未回老家,向永樂皇帝請假省親。朱棣嘉其辛勞勳績,特賜“半朝鑾駕”和金銀財物,並派宮廷禦廚隨行。要知道這“半朝鑾駕”,隻有正宮娘娘方可享用。郭資“半朝鑾駕”出京省親,何等威風榮耀!
 
    到了順德府(現邢台市)住下,次日郭資命隨行人員留住驛館,僅帶一個仆人和宮廷禦廚回鄉。
 
    有人要問:郭資身為高官,吃不慣家鄉飯了嗎?否則,為何隻帶禦廚回村呢!
 
    如果這樣想,就大大曲解郭資初始善意了。
 
    原來,郭資深知當地百姓生活清苦,菜肴單調,便想乘此機會讓宮廷廚師傳藝百姓,造福桑梓。郭資在老家期間,宮廷廚師留下諸多特色菜肴。現在武安久盛不衰的“和村三飯”、“東土山三抹桌”、“西土山三抹桌”等傳統菜係,皆為當時所傳。
 點擊瀏覽下一頁


太師祠正堂局部照


    郭資回鄉探親,還有另一個版本的故事。
 
    有一次,他不穿官服、不坐官轎,僅帶一個隨從騎著毛驢,行走鄉間,從不驚動官府。有次在邢台客棧,店主見來人像一對乞丐,便推說本店客滿,接連三家都是如此。郭資想到人家擔心付不起店錢,便對隨從說點起紗燈走吧。紗燈點亮時,“戶部尚書”四字透亮,店主一看是朝廷大員,連忙謝罪道謙,請入上房住下。次日清晨,郭資臨別時要付店錢,店主辭稱:尚書老爺入住,小店蓬蓽生輝,豈能收錢!幾番推讓,郭資硬是留下店錢。
 
    事後,店主逢人便讚郭資是個廉潔自律、平易近人的好官。
 
    此外,在西馬莊,七星橋和太師井的故事,可以說是家喻戶曉,老幼皆知。
 
    七星橋,位於東西馬莊間河溝上的一座單孔小石橋,因橋頂覆蓋著七個磨盤,如七星點綴而名。
 
    明永樂年間,武安頻災,百姓苦極。時任戶部尚書的郭資聞知,便暗暗免除三年賦稅,除百姓生活所用外,餘款用來修建一孔石橋。後來免賦之事被皇帝知曉,便問:“郭愛卿,三年不見河南(時武安屬河南轄)糧草進京,何故?”郭資答稱:河南建造七星橋,耗資無數,故此地糧草未能進京。皇帝問此橋多大,竟耗河南三年糧草?郭資急中生智,答稱:“北有兩湖,南為兩廣,一橋飛架二馬莊”。皇帝一聽,覺得不小,順口說以後一定要去看看。
 
    其實,兩湖是指東湖村、西湖村,兩廣是指東廣村、西廣村,二馬莊是指東馬莊、西馬莊,都是七星橋周圍的村落。
 
    過了一年,皇帝南巡返回時,想起河南七星橋,就命郭資帶他去看。郭資一見要露餡了,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快到武安境內時,派人逮了一隻知了藏在袖簡,趁皇帝不備突然放出,知了尖叫著飛向高空。皇帝問為何物?郭資答為家鄉一種猛蠅,咬人輕者傷身,重者喪命,皇帝聽後害怕,便說不去看橋了,徑直回京吧。
 
    可惜1963年,此地暴雨洪水把七星橋衝垮,後來石磨盤也丟失,現在僅存遺址。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起郭天義,郭彥良,郭海江,郭魁祥,孟滿喜,郭同巨,在西馬莊太師廣場前合影


    太師井,在七星橋北20米處。此井始於何時,無人知曉。據說郭太師每次回家過了七星橋,就會到井台坐一會,和地裏的鄉親拉拉家常,喝口故鄉井水再回家,村人便將此井叫做“太師井”。
 
    說來也神,有一年武安大旱,周邊村莊百姓都在此井晝夜排隊挑水,井水一直很旺。直到現在,這裏仍有村民吃此井水。
 
    以上故事,如同中華民族諸多傳說與故事,是否真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遺址和遣物尚存,已成為當地百姓傳習共約的道德基因,也是教育後裔做人做事的精神根脈。
 

郭資懿德傳承有序

 


    郭資故裏西馬莊村,位於武安市城西八裏處,全村2700多口人,郭姓2100餘人,占78%以上。
 
    自郭資的祖父起,郭姓已在這裏生活700餘年,繁衍25代。除本村外,郭資後人分布在武安城及周邊十餘個村裏,人丁興旺,人才輩出,堪稱武安市的一個名門望族。
 
    如同共和國滄桑複雜史一樣,郭資祠堂也經曆了曲折多難的命運。
 
    建國後,祠堂被征做村供銷社,繼做大隊倉庫,西下院做村小學,後來成為村兩委辦公場所。1957年,國家文物部門將明仁宗、宣宗給郭資兩道聖旨和郭資七星寶劍一起征去。四清及文革間,祠堂內太師畫像、郭民家譜、象牙笏板等貴重物品丟失不見。1958年,大煉鋼鐵運動興起,一夜間祠堂的精美影壁被拆,磚塊壘了煉鐵爐。
 
    至此,整座祠堂消毀殆盡,郭資遺蹤漸漸淡出曆史記憶和世人視野。
 

  點擊瀏覽下一頁  作者與武安市、涉縣戰友在太師祠前合影


    郭資有功於史,上蒼不負郭資。
 
    1965年,郭氏第19代郭魁祥應征入伍。1968年探家時,父親郭天保怕紅衛兵抄家,讓他帶走一卷東西,並說現在不要看,等合適時再看。
 
    郭魁祥1982年轉業武安市人民法院,1990年正月初一,已是武安法院民庭庭長的他打開一看,原以為是本戶家譜,卻不料是整個郭氏族譜。正月初五,他踏雪回到西馬莊村,找見支書郭貴考、村主任郭和貴、族長郭世祥等人,一起研看族譜。原來是光緒元年(1875)編纂,從郭資起續至第15世。於是,他們商定成立領導小組,19嗣郭世祥為組長,負責集資整修祠堂,續修族譜由18嗣郭龍會負責。
 

 點擊瀏覽下一頁

    清光緒西馬莊村郭氏族譜


    1994年,家譜續至21世,太師祠堂大廳和拜廳整修竣工。郭資生日即農曆11月22日,舉行開光大典,周邊11個村郭姓村民聞訊參加,隆重熱鬧,轟動了全市。
 
    1995年,郭氏族人又集資整修院落,建起祠堂大門後,將太師祠申報為“邯鄲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成立祠堂文物保護領導組,19嗣世祥為組長,周邊有郭姓居住的郭二莊村,西湖村、郭家嶺村、雲家嶺村、沙溝村、西土山村、西馬項村、上團城村、駢山村、城關鎮各有一名副組長,成員若幹。現在的組長是原工商局退休幹部郭彥良,除各村副主任外,本村副主任為村民郭同巨、郭忠科、郭同生、郭如田。
 

   點擊瀏覽下一頁 邯鄲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碑


    領導組的任務:一是負責集資,二是日常修繕,三是續修家譜,四是組織每年一小祭,五年一大祭,五是接待參觀遊客。
 
    後來,又有幾次對祠堂進行了修繕充實,形成了現在規模,家譜也續修至24世。
 
    自從1990年祠堂複修開放後,每年11月22月郭資生日前夜,本村所有村民無論何姓,都要自發前往祭拜,年複一年,已然成俗。次日,便有外村郭姓後人前來祭拜。每逢五年大祭時,周邊10個農村都要派出祭祀儀仗和紅火熱鬧參加大典,本村還要請來劇團助興。每年祭祀已經形成廟會,數日人湧如潮,熱鬧非凡。
 

點擊瀏覽下一頁
    太師祠修複和集資碑記


    下午座談中,他們說起西馬莊村在鄉村振興戰略和美麗鄉村建設中的總體設想:挖掘郭資文化,弘揚郭資精神,打造傳統文化村落,發展文化旅遊,造福本村百姓。鑒於經濟原因,他們設想二步走: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起:支書郭邵川,作者,法院退休幹部郭魁祥,村委委員郭占華,在探討郭資文化


    第一步是整修太師墓,恢複神道原貌,恢複七星橋,恢複太師井,在村文化廣場新設郭資文化牆。回購村民所占的祠堂西下院,辟為郭資文化展館。
 點擊瀏覽下一頁

    左起郭海江,郭彥良,郭魁祥,郭同巨,孟滿喜,郭天義在太師石像前合影


    第二步是,現在請人製做郭資文化園區旅遊項目規劃,完成後審報立項,籌措社會資金,或由郭姓企業家投資開發,打造為武安文化旅遊新品牌。
 
    聽到這裏,我高興地說:願你們腳踏實地實現規劃。屆時,上慰郭資英靈,下蔭郭氏後人,可謂功德無量!
 

    孟滿喜,男,1949年生,退休幹部,介休市作協會員。擅長曆史文化研究、散文寫作,先後有文章發表於『山西文明網』、『老家山西』、『文化晉中』等媒體和報刊。


 


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