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令公風範 >> 瀏覽文章
深度度解讀千古完人郭子儀
日期:2018年12月15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俗話說“人無完人,金無足赤”,而在中國曆史上卻有一個被稱為“完人”的人,這個人就是唐朝中興名將——郭子儀,他何以稱為“完人”呢?
        完人初解 郭子儀,祖籍山西汾陽,中唐名將,即大眾所熟知的“汾陽王”,司馬光在《資治通鑒》裏評價郭子儀:“天下以其身為安危者殆三十年,功蓋天下而主不疑,位極人臣而眾不嫉,窮奢極欲而人不非之。”這三句評語,古往今來多少文臣武將欲求其一而不可得,郭子儀做到的卻遠遠不止這三點,史載郭子儀享年八十五歲善終。他生前所提拔的部下幕府中,有六十多人成為將相,出入朝堂,八子七婿,均貴顯於當代。三千年來,曆代國人夢寐以求的“五福”具全者,恐怕也惟有此公,故有史家稱其為“千古完人”。在這裏,先做一概述:
        一、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精髓的完美實踐者:郭子儀戎馬一生,直到今天,仍能清晰地看到“儒、道、兵、法”思想精髓,在這位“料敵如神”的偉大將軍立身處世中所閃現的奇異光芒,如果說老子、孫子、孔子、孟子、荀子,韓非子這些聖人創立了“道、兵、儒、法”等影響中國兩千五百多年曆史的思想文化體係,那 麽,郭子儀就是成功應用這四家思想的偉大實踐家之一。
       道家:“郭子儀一生的作人處事,自然合乎“衝而用之或不盈”,“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等等道家養生處世原則。
        兵家:郭子儀戎馬一生,戰功卓著,兵家各種戰略戰術思想對於他來說真正達到“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的至高境界。
        儒家:郭子儀立身處世,分寸得當,進退有據,無不契合儒家聖人的道德理想。
        法家:郭子儀為將,軍紀嚴明,令行禁止,他既是一位嚴密的立法者,又是一位強悍的執法者。
         二、史家評說:郭子儀“天下以其身為安危者殆三十年,功蓋天下而主不疑,位極人臣而眾不嫉,窮奢極欲而人不非之。”
        三、帝王評說:“雖吾之家國,實由卿再造”——唐肅宗
        “故太尉兼中書令、柱國、汾陽郡王、尚父子儀:天降人傑,生知王佐,訓師如子,料敵若神。”——唐德宗
        四、郭子儀的一生“富貴壽考,繁衍安泰,哀榮終始,人道之盛,此無缺焉”——《新唐書》,可謂享盡人間五福:
         “長壽”是命不夭折而且福壽綿長,
         “富貴”是錢財富足而且地位尊貴,
         “康寧”是身體健康而且心靈安寧。
         “好德”是生性仁善而且寬厚寧靜。
         “善終”是能預先知道自己的死期。臨命終時,沒有遭到橫禍,身體少病痛,心裏沒有掛礙和煩惱,安詳而且自在地離開人間。
         另有“子孫多”一說,是指子孫多,後繼有人,而且成器。
        五、中華傳統美德的集大成者:郭子儀一身擔盡人間道德:仁、義、禮、智、信;忠、勇、誠、毅、嚴;公、能、勤、謹、明等等中華傳統美德在他身上均有體現。
          有人說“時事造英雄”,是“安史之亂”成就了郭子儀,這話也不無道理,一個人的成功當然離不開外部環境,但隻有自身的努力及應變能力和外部環境實現高度協調——也就是外因和內因共同起作用而且相得益彰——才是成功的不二法門,學者南懷謹先生以為:“郭子儀一生的作人處事,自然合乎“衝而用之或不盈”,“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的道家養生處世原則,最終成為“生前享有令名,死後成為曆史上“富貴壽考”四字俱全的絕少數名臣之一”。下麵看一看郭子儀到底“何德何能”,竟在亂世中成為“完人”。
         公忠體國 義薄雲天 忠誠是一種非常難得的品格,是一種非常難做到行為準則,所有的當權者、主政主事者無不希望自己的部屬、朋友甚至一切跟自己打交道的人都能對自己忠誠,古今中外的故事中連貓狗馬等動物的忠誠都會大書特書,可見忠誠這種品質在人世界的稀缺。
        郭子儀一生曆經五朝,是四代帝王賴以衛國的擎天柱石,一直以忠義聞名,但知道,曆史上不少名將不管是效忠一代還是幾代,往往沒有好下場,有的一代效忠不完便死,比如漢韓信、彭越,宋嶽飛;有的效忠二代被殺,如秦蒙恬;有的效忠完上一代轉為下一代時便相應由功臣轉為權臣,結果仍是被後代帝王所殺,如清敖拜;另一種就是弑君篡位,走向忠義的反麵,如隋楊堅。其中原由既有錯綜複雜的時代背景,又有糾纏不清私人恩怨,說到底,忠誠一個人或一個團體真的好難!郭子儀在唐玄宗時代便功勳卓著,到肅宗時代,這位曾跟他一起戰鬥過的帝王一次勞軍時對他說:“國家再造,卿力也。”國家再造,這是多大的功勞呀!但郭子儀沒有因功自伐因功自累,此後又經兩代帝王,他仍屢建不世奇功,也仍對唐王朝忠心耿耿,直至病逝。應該說疑忌是人的天性,當權者尤為如此,在曆史上常常看到這樣的情況,如果臣下立的功勞太大,大到無法獎賞時,一般采用三種解決辦法,一是弄走,遠離權力中心;二是弄死,三是讓位;一般情況下,讓位大家都不願意,那隻能選擇前兩者,郭子儀“功蓋天下而主不疑”其實隻能說“主”最終為他的忠心打動而不疑,事實上他挾“不賞之功”,被“主”疑忌的程度並不遜於曆史上任何功臣,隻是他比別的功臣處理的好而已。
安祿山造反後,詔命郭子儀為衛尉卿、靈武郡太守、克朔方節度使,戰功赫赫。在唐玄宗倉皇入蜀,皇太子李亨即唐肅宗在靈武即位後,郭子儀因功被拜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仍總節度使的職權。轉戰兩年之後,郭子儀從帝子出任元帥的廣平王李豫,統率番漢兵將十五萬,收複長安。但在戰亂還未平靖,到處尚需用兵靖亂的時候,唐肅宗恐怕郭子儀、李光弼等功勞太大,難以駕馭,便不立元帥,而派出太監魚朝恩為觀軍容宣慰使來監軍。
        半男不女的太監曆來是長於禍國殃民短於才能德量,監軍魚朝恩怎能例外,但不管怎麽說他卻代表了朝廷(政府)和皇帝,對郭子儀處處加以阻撓,動輒掣肘,致使中央軍雖眾而無統一協調指揮。戰場上,各個將領互相觀望,進退失據,形勢隨即急轉直下。不得已,皇帝又詔郭子儀為東畿山南東道河南諸道行營元帥,統一指揮。太監魚朝恩非但不做批評與自我批評,卻因此更加忌妒,回朝後添油加醋編派了郭子儀許多不是,因此又詔郭子儀交卸兵權,回歸京師。郭子儀接到命令,不顧將士的反對,瞞過部下,獨自溜走,奉命回京閑居,一點也沒有怨尤的表示。
        接著,史思明再陷河洛,西戎又逼臨首都,大家一著急,認為郭子儀有功於國家,現在大亂未靖,不應該讓他閑居散地。肅宗借朝廷公議,又詔他為諸道兵馬都統,後來又賜爵為汾陽王。可是這時候的唐肅宗已經病得快死了,一般臣子都無法見到。曆經起落的郭子儀怕這位皇帝再生變故誤事,便再三請求說:“老臣受命,將死於外,不見陛下,目不瞑。”因此才得引見於內寢,此時肅宗親自對郭子儀說:河東的事,完全委托你了!
        人的一生未必都能螺旋式上升,但一定是波浪式前行,郭子儀本來以為可以不受疑忌放手大幹了,可是肅宗死了,另一位和郭子儀並肩作戰、收複兩京的廣平王李豫繼位,即唐代宗。他聽信近臣程元振的讒言,暗忌宿將功大難製,罷免了郭子儀的一切兵權職務,隻派他為監督修造肅宗墳墓的山陵使而已。郭子儀一麵盡力修築好肅宗的陵寢——墳墓,一麵把肅宗當時所賜給他的詔書敕命千餘篇(當然包括機密不可外泄的文件),統統都繳還上去,代宗通過他老子這麵鏡子可能有所感悟,心生慚愧,自詔說:“朕不德,治大臣憂,朕甚自愧,自今公毋疑。”
        跟著,梁崇義竊據襄州,叛將仆固懷恩屯汾州,暗中約召回紇、吐蕃寇河西、踐徑州、犯奉天、武功。代宗也同他的祖父唐明皇一樣,離京避難到陝州。生死存亡關頭,又匆匆忙忙拜郭子儀為關內副元帥,坐鎮鹹陽。這個時候,郭子儀因罷官回京以後,平常所帶的將士,都已離散,身邊隻有老部下數十個騎士。他一接到詔命,隻好臨時湊合出發,藉民兵來補充隊伍,一路南下,收集逃兵敗將,加以整編,到了武關,又收編駐關防的部隊,湊了幾千人。後遇舊日部將張知節來迎,才在洛南擴大閱兵,屯於商丘,軍威由此大震。但這支臨時湊起的軍隊顯然不足以與回紇、吐蕃聯軍抗衡,於是郭子儀單騎說服回紇,一夜擊潰吐蕃,再次收複兩京。
        郭子儀久在軍中,威德樹於內,聲望播於外,麾下驕兵悍將對他既服且敬,當他們得知正在為王朝的安危殫精竭慮浴血奮戰的主帥無端遭到朝廷猜忌,即將身臨不測時,自然會義憤填膺,堅決不讓他犯險。千古以來,名利和權勢最難讓人坦然取舍,此時的郭子儀一念之間激出兵變也不在話下,但他的高明之處就在於,當這些不公降在自己頭上時,他象早有準備,不怨不憂,不嗔不怒,不顧自己的麵子,也不給部下麵子,立馬揮一揮衣袖,不帶走半片雲彩,即悄然卸職離去,當時他是怎麽想的,可以有各種推測,但無論如何,他這一走正顯高人風範,這種氣度,這種胸襟,這種灑脫,這種超然,這種自信,這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以天下大義為重的聖人行徑和情懷,千年之下,仍讓人神往讓人追思不已。
        有個與郭子儀遭遇情形類似但結果卻迥異的例子,即熟知的抗金名將嶽飛之死,以現代的眼光看來,嶽飛對宋王朝的忠心恐怕並不在郭子儀之下,所報效的君主昏聵且為群小包圍,更不在郭子儀之下,但他們在處理朝廷的詔命時卻有些差別:嶽飛在領到第一道班師詔後,以戰事利己不利敵等緣由,折辯不宜班師,希望繼續打下去,隔了數日,朝廷一著急一日連發十二道班師金牌,至此嶽飛才不得已奉詔,在班師途中,仍然不斷接到詔命,令他獨自回朝,嶽飛一路猶疑,終以“莫須有”罪名被殺,時年39歲,嶽飛沒有及時奉詔,雖不是被殺的主要原因,但也與之有相當關係。試想一個手握重兵能力超強而又深得民心的部下,突然不聽上級領導的話了,不管用什麽理由解釋都恐怕難以消除上級領導疑忌,再加上領導身邊的“小壞蛋”們適時煽風點火,這種疑忌不免要爆發,嶽飛的死,秦檜不敢說是因皇帝疑忌,當然也不好意思說是因他們疑忌,隻好以“莫須有”三字搪塞。古往今來,人與人之間關係大抵是因疑忌而萌生隔閡,因隔閡而催生偏見,因偏見而產生誤會,因誤會而枝生衝突,衝突之下後果往往令人難以預料,嶽飛因遭朝廷疑忌而被殺,宋王朝因殺嶽飛而千裏河山淪陷,而王朝的千裏河山淪陷卻直接導致百姓家破人亡遺民淚盡胡塵,可見疑忌的後果何其可怕,但疑忌卻是人的天性,而曆來當權者主政者似乎尤其好這一口,也自有情非得已之處,比如帝王,雖富有四海,撫有萬民,但手操生殺大權,掌控予奪機便,令人既敬且畏,既羨且妒,在眾目所視眾手所指眾心所覬下,焉能不懼不戒?類推下來,幾乎人人都有疑忌的理由,所以人世界善意、真誠、適當的溝通和交流是何等重要。在這一點上,郭子儀要比常人高明很多,他出生高幹家庭,早年出錯差點被殺,安史之亂暴發時已是花甲老人,家庭教育和多年的宦海曆練使他積累了豐富的人生經驗和做官經驗,他深諳人性,勘破世情,卻對種種悖情逆理的可惡人性世情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真摯同情和深刻理解,他深知帝王的刻忌寡恩本性,也深知小人的破壞力量,更深知自己的生死對天下安危的重要性,所以他每每選擇無怨的急流勇退以苟活亂世,他向世人表明忠誠王朝實因天下大義,所以他絕不做忠誠的屈死鬼,因而也絕不能給疑忌製造理由和機會,所以他“朝聞命、夕引道”,絕不等待朝廷再發十二道金牌催促,便急著跑回去向朝廷展示“我是忠心的,我是聽話的”。
         郭子儀這種公忠體國義薄雲天的超凡品格,讓唐朝的幾代皇帝對他欲忌不能欲罷不能,屢屢委以重任,屢屢授以厚祿,屢屢讓他建立奇功。對郭子儀來說,這種品格成為他力挽狂瀾的基石,號令天下的旗幟,成為他躋身舞台一展身手的通行證,成為他彪炳千秋令人景仰的墓誌銘。(待續)
                  郭世科轉自微群


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