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史實考證 >> 瀏覽文章
汾陽稱名曆史久遠 汾陽郡王祿食汾陽
日期:2017年10月18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應《中華郭氏望族》編導張人元要求而綜合整理
              郭世科

    汾陽稱名,最早見於春秋。《史記·晉世家》載:“晉惠公遺書裏克曰:‘誠得立,請遂封子於汾陽之邑’。” 今汾陽有大、小相裏村,村北太師墓有二碑,一為《唐上騎都尉相裏瑞府君之碑》,一為後晉《建雄軍節度使相裏金碑》。碑雲:“周時,晉有大夫裏克,其妻同成氏,攜少子季連,避難居於相城,遂呼為相裏氏。協避窨全身之道,見因地得姓之由。”碑文表明,裏克遇難,其妻攜子避難汾陽,居住相城,改姓相裏,是產生在汾陽的獨特姓氏,相裏村也由此而名。相裏瑞、相裏金是其後裔,兩相裏碑石所刻,清·乾隆《汾州府誌》也有明確記載。
    汾陽春秋屬晉,公元前655年置虢(瓜)衍縣。宋代樂史著《太平寰宇記》稱:“汾州虞、虢二城,相傳晉滅虞、虢,遷其民於此,築城居之”。
    汾陽秦為太原郡茲氏縣,漢也隸屬於太原郡,屬並州刺史部,故屬汾州管轄的介休郭林宗也稱太原郭林宗。
    汾陽還有汾隰、汾上、汾城、汾邑之稱。清·康熙《汾陽縣誌》引《史記》載:“‘秦昭襄王五十年(公元前257年)十月,張唐攻鄭,拔之。十二月益發卒,軍汾城旁。齕攻邯鄲,不拔,去,還奔汾軍。’時秦已收河東、太原,則此汾城當是汾州。”汾隰、汾上、汾城、汾邑皆與汾州相關,均為汾陽別稱。
    再者,1998年以來汾陽先後出土的唐代墓誌,有七塊明確刻記從公元735年到公元871年汾陽就稱名汾陽,恰好就在公元762年郭子儀封爵汾陽王之前後。
    《汾州府誌》、汾陽及古汾州轄縣各版本縣誌載明,宋、金、元、明汾陽曾設汾陽郡、汾陽軍、汾陽節度,有過汾陽節度使。民國年間汾陽縣長王育昌收編的《汾陽縣金石類編》,書中收入諸多汾陽在宋、金、元、明時代稱名汾陽的金石刻記。2015年在介休綿山發現的金大定十一年五月(公元1171年)《汾陽軍太守謝雨祭文碑》,進一步佐證了汾陽軍的存在,汾陽曆史稱名的史實。
還有,郭子儀762年受封的是汾陽郡王。從秦設郡以來,汾陽一直是郡州所在。郭子儀受封的汾陽郡,至少包括汾陽、平遙、介休、孝義四縣;山西省陽泉市牽牛鎮村郭氏家族民國八年續修的族譜,上有一古譜序文,其中記載:“汾陽王者,於唐有大勳”,“子孫繩繩,祿食七縣”。更加點明郭子儀受封汾陽郡王祿食汾州的範圍。
    由此形成汾陽郭氏郡望與汾陽堂。據公元1001年巜大宋重修廣韻》所載,郭氏郡望有12個:太原郡、華陰郡、馮翊郡、汾陽郡、河內郡、廣平郡、敦煌郡、中山郡、昌樂郡、陽曲郡、穎川郡、固始郡。堂號有尊賢堂、太原堂、馮翊堂、華陰堂、汾陽堂等。
    郭子儀封爵汾陽郡王,祿食於此,子孫繁衍,至今在古汾州境地仍為大族,且播遷各地,省社科院家譜中心所藏資料記載,從汾陽遷往各地的汾陽王後裔有十大支派。海內外郭氏族譜中有諸多載明是由汾陽遷去的汾陽王之後,郭沫若、郭台銘、郭金龍、郭德綱等,其家譜記載均為由汾陽遷去的汾陽王後裔。
    現今汾陽這塊地方,不論曆史上因設縣、設州、設郡、設軍、設府冠以何名,在跨越2600餘年的曆史長河中,無論史書記載,還是碑碣勒刻,以及古詩印證,因汾河之陽而得名的汾陽之稱,一直延續至今。
    而今陽曲,在隋末、唐初有過汾陽之稱短暫過程,早於汾陽郡王受封138年,且從未有過州郡建置,與郭子儀封爵是掛不上鉤的。
    《陽曲縣誌》第一章建置中明確記載:“隋開皇初年,文帝以姓楊惡其曲名,改陽曲為陽直縣,十六年(596年)更名為汾陽縣”。“大業末(604年)改汾陽縣為陽直縣”。“唐武德三年(620年),分陽直縣地置汾陽縣。七年(624年),廢陽直縣,改汾陽縣為陽曲縣”。舊《唐書地理誌》記載:“陽曲,隋陽直縣。武德三年(公元621年),又置汾陽縣。七年,改汾陽為陽曲”。
    《陽曲縣誌》不僅對其汾陽稱名短暫有明確記載,更對漢末即公元215年曹操遷今定襄陽曲於狼調(孟),定襄陽曲改在今陽曲有詳細交待。充分表明:今陽曲之名始於公元215年,陽曲郭氏名人是在此時隨曹操而出現,陽曲郡望由此而生。


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