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汾陽郭氏文化網-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會官網 >> 研究動態 >> 瀏覽文章
為友人《家傳》作序
日期:2014年10月13日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 次 

為友人《家傳》作序

《我這一家》序

點擊瀏覽下一頁

點擊瀏覽下一頁

 前排左起:任祥生 郭世科  後排左起:洛希圖 武克文 劉有生


 
    洛希圖同誌是我在汾陽縣革命委員會農業辦公室工作期間的同事。那是文化大革命後期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是農業為基礎,以糧為綱,全黨全民大辦農業、大辦糧食,農業學大寨的高潮時期。我與洛希圖、劉有生、任祥生、武克文五人是農辦的寫作班子。因為是農辦,所以凡是全縣涉農材料,都由承擔。一天裏跟縣委、縣革委領導打交道,白天騎上車子下鄉跑,夜晩加班趕材料,那為常事。滾戰幾年,與洛希圖同誌結下深厚情誼,一直至今,盡管時過40餘春秋,各己工作幾經變遷,退休也已多年,但相互關心,情誼不斷。
    退休後我搞郭氏文化研究,覺得很有意義,又對汾陽洛家略有了解,特別是有一位當過汾中副校長、汾陽副縣長和山西省政協委員、一生清亷做事的伯父洛鑒明,就建議希圖同誌整修洛氏家譜,整家譜困難寫個家傳。希圖同誌是個有心人,又是“筆杆子”, 時隔幾年,終於整理成書。
    今年初他將初稿拿來,前天又帶修改稿來寒舍。經過一一通讀,我對洛氏家族有了較多認識,對洛氏家族深感非同一般,對洛氏家族的文明行為找到了答案,即:洛家有個好家教,好家風。
且看曾任汾中副校長、汾陽副縣長的洛氏當代人物、洛希圖之伯父洛鑒明先生及希圖的父輩是怎說怎做的:
    “寬田寬地莫若寬厚待人。”
    “人活在世上沒錢不行,缺德缺才更不行。”
    “善良仁慈,行事無愧於心。”
    “成於勤儉破於奢。”
    洛鑒明先生擔任汾中副校長期間,一直居住汾陽城內養濟巷7號院的一間窯洞,學校為他調房他不幹;1956年選任汾陽副縣長,縣政府為他安排新居又謝絕。選任副縣長後洛先生分管文教,每周還給汾中代三節課,學校給他發代課補貼他拒收,說法是當副縣長已領國家一份工資,分管文教兼代課是份內事,再領補貼不應該。
    洛鑒明先生如此,包括洛希圖一家在內的他的家族也都這樣。由此說明,好的家教與好的家風是何等重要; 而好的家教與好的家風還須有好的傳承。
    洛鑒明先生是好家教、好家風的傳承人,洛希圖父子也是好家教、好家風的傳承人。這本書所記載的,就是明證。
    國家是由各個小家庭組成的。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風好社會風氣就會好; 家風不好,社會風氣就不會好。為了家庭,為了家族,為了國家,願都來傳承好家風,營造好家風,為人類的發展進步去做貢獻!


郭世科
2014年6月9日

《風雨春秋七十年》序

 

    我結識任理同誌是1965年。這一年7月16日,我的行政編製與組織關係從汾陽縣供銷社轉到汾陽縣委會。7月21日,我正式到縣委上班,被安排在縣委辦公室,搞文秘工作,直接為縣委和書記、副書記服務。那時候辦公室寫材料的,除辦公室主任關鋒、副主任李晉泉外,還有路映保、任理。就是從此開始,與任禮同誌結識,共同戰鬥,直至一年後任禮同誌調陽城公社出任黨委副書記。
    時隔30年,1998年我從工作崗位退休,隨即與邢利民、武福長、王希良、任海銘、王益茂、柳靜安等同誌一起,共同發起創建汾陽市民俗學會,任理同誌隨即加入,擔任理事。從此又滾戰在一起,搞活動、出會刊,共同為傳承汾州民俗,促進汾陽發展,盡心盡力去做奉獻。時至今日,一晃又是十多個年頭,任理成為我的朋友加同誌。
    正是出於這種關係,任理同誌要我為他的這本《風風雨雨七十年》作序。盛情難卻,隻能應允。
    人這一生,所處時代不同,所逢機遇不同,所事經曆不同,所獲成就不同,但世代交替是相同的,承前啟後是一致的。有句俗話:“家貧出孝子,富豪人家岀敗家子。”還有以前“富不過三代” 的史實 ;當今“富二代”、“ 官二代” 中出現胡作非為的、懶惰啃老的現狀,都給人們以啟示:不論貧富,不分官民,該傳給後代的,不是權勢金錢,而是先輩的美德,良好的家風。即便是一生中沒有幹過什麽大事業,沒有什麽顯赫功德,甚或還有過過錯的長輩,那也無所畏,關鍵是正確認識,吸取教益。通過正確認識,通過回顧總結自己的一生、家族發展的曆程、先人的美德家風,形成文字,淨化自身、淨化子孫心靈,傳承中華文明。這才是最大的財富,這才是永恆的家產。
    願任理同誌的這本書,能收到上述效應。

郭世科
2014年4月16日



編輯:admin